痞皮陳的家

關於部落格
電影,總會帶給我無限的想像故事。
文字,則會讓我享受編劇夢的快樂。
  • 10084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西方極樂園 Westworld】第一季




《西方極樂園》第一季最終集清楚解答之前引起劇迷討論的疑問:MIB等於老WilliamWyatt的真實身分(Dolores)、修改Maeve的人(雖沒明講但看來就是Ford)。雖然這些爆點在之前就已經被推論出來,以最終集來說,真相可能沒那麼震撼。但看劇最有趣的反而這些猜測劇情的過程。






《西方極樂園》其實讓我聯想到《Lost》。(不知道擔任製作的J. J. Abrams提供多少想法XD

整個樂園等同於《Lost》的神秘島嶼。一切都起源於島上兩兄弟JacobEsauMIB),Jacob帶人來島上想跟Esau證明人是善良,Esau則不想被困在島上,想盡辦法要離開,兩人的角色定位類似《西方極樂園》早期對host不同想法的ArnoldFord






Lost》的JacobEsau的確是神。可是對host來說,ArnoldFord是他們的造物主,也等同於他們的神。《Lost815航班僥倖者、the others可看成《西方極樂園》的host或在樂園中找到自我的MIB。像是剛墬機,腳恢復正常如獲新生的John,島內島外對他來說就像是兩個世界(這不正是《西方極樂園》的宗旨嗎),又或是曾經離開的Oceanic SixJack卻渴望回到島上。因為不管怎麼樣,他們都有離不開這座島的理由。如同Maeve最後自己做的決定,她同樣有離不開樂園的理由。






早前Maeve一心想要離開樂園這一線讓我想到《機械姬 Ex Machina》(這部電影探討人工智慧帶來的議題也很有意思)。最後Maeve改變主意選擇留下來的自我意識,模糊了人類與host差異,後續可以思考的部分又更多。當然,機器人有意識反撲的故事相信大家看的都不算少,但編劇在呈現HectorArmistice的反擊卻顯得趣味諷刺。樂園內遊客是VIP死不了,走出樂園來到幕後的真實世界,立場對調般換成HectorArmistice很難死。






最印象深刻的台詞是E8 Charlotte HaleLee Sizemore說的劇本或小說的寫作原則「Show, don’t tell(用演的,不要用說的)」。整個故事看下來,會覺得可說是兩個創作者對故事自我堅持的對決。自然的會想起諾蘭兄弟的《頂尖對決》,這回則從魔術師轉成作家的視角。






Arnold35年前發現host是可以擁有自我意識,但當時的Ford卻覺得機器就是機器。在Arnold去世後,Ford才發現Arnold是對的。但Ford並沒有就這麼接手Arnold的故事,因為他知道必須有更多的時間,讓host來體會他對Bernard所說的苦難,才能像Dolores真正擁有自我意識。






看到E10最後教堂這幕,會覺得對Ford來說一點都不容易(Bernard一開始還對FordArnold在對抗你)。的確,故事剛開始時是有感受出ArnoldFordhost的不同角度。來到尾聲原來這一切都是Ford給予host的試煉。這漫長34年的等待,選擇幫好友把故事繼續說下去。讓他們之間莫名的對抗較勁昇華為FordArnold的追憶,對自我的救贖。






Lee Sizemore這個角色,或許就是早期Ford的形象描寫。

Lee Sizemore相比於ArnoldFord,算是新銳作家。Lee Sizemore在描述他的故事,大多都是槍戰、英雄主義、史詩大場面……寫出能夠獲得大量關注,但似乎很制式化的故事。這些故事對Ford來說,應該都看到爛了。甚至可以說在西部樂園剛開始運作時,忙於獲得董事會支持,Ford已經寫過很多類似的故事。






如果以他們三人都是創作者身分來看的話,Arnold就像是英年早逝的創作者(導演、編劇、作家),一生只留下《迷宮》這個經典故事。Ford 35年來一定寫了不少故事,屬於多產型創作者(其中當然有不少令人讚嘆的故事,但仍然追尋寫出經典故事)。Lee Sizemore象徵著商業化,加上代表董事會(或可以說是製片公司、出資者)Charlotte Halehost簡單化的要求,不需要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,只要遊客願意買單就好。這邊個人覺得有點暗諷現今電影環境的意味,像在闡述創作者(導演、編劇)對製片公司過多干涉,只求故事能賣的抗議心聲。






MIBE8提到Maeve保護女兒,有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舉動。Maeve不按劇本演出的覺醒,讓MIB感受到Maeve那一刻才是真正的活著。這「真正的活著」對創作者來說是最棒的恭維。每位說故事的創作者都希望筆下角色活在讀者心中。尤其是出自於MIB這位在樂園玩了30多年,什麼任務故事都解過的資深玩家。相當於戲劇達人推薦的必看影集或權威影評家給予好評的電影。要讓這些故事看得多,自己有一套較為嚴格評分標準的評審、觀眾來給予高分,沒有能夠讓讀者產生共鳴的角色是不容易的。






Dolores(多年來)、Maeve1年前),逐步探索的自我意識。在於FordBernard所說,苦難是host擁有覺醒自我意識的關鍵。這也可看成是創作者的理論之一,必須給角色許多困難,解決這些難關引發的衝突來帶動精彩劇情。解決過程中很自然讀者就會對角色產生情感。

 

試著回想以往我們看的這麼多故事,主角一定都是遭遇許多奇妙的難題。相信在某些故事中的某個片段,角色的某句台詞,甚至是某個畫面、配樂……有讓我們像MIB看見Maeve真正活著那一瞬間的觸動,而這些故事就會在自己心目中列的所謂「特別清單」(主角最後死亡的故事、結尾悲劇或大逆轉、特別的戀愛故事……)留下痕跡。






《西方極樂園》帶出的衍生層面真的很廣。從不同的切入角度(神話、科幻、哲學、電玩……)都可以看到不一樣的思考。看到後來,我覺得《西方極樂園》就像Jonathan Nolan與妻子Lisa Joy,這對金牌編劇夫妻的經驗分享,說出當創作者面對出資者、面對觀眾、跟最重要面對自己想說出什麼樣的故事。創作者該怎麼在堅持與妥協之間拿捏的劇本創作教學書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